第九百零六章:对与错,难解-大唐第一少在线无弹窗阅读-第四色播播米奇手777-大色阁综合影院网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九百零六章:对与错,难解
    “那伙计的周围,的确没有人患过黄疸,不过,那伙计之前也不是长安本地人,是外来的,小的追着他的这条线,查了良久,才查出来,这伙计原先有个远方亲戚,在一年前,伙计曾经离开过长安,去别的地方走亲戚,而那个亲戚家里的孩子,有这毛病,有个江湖郎中,当时给诊断的,说孩子有这毛病,不能食马肉,在饮食上,一定要特别注意,而当时,那伙计就住在他家。”

    马肉这玩意儿败血,就算是正常人,也不能多吃,更何况是身体有疾病的人,窦尚烈虽然不知道马肉这玩意儿能让他这个有黄疸的人有生命危险,但是一般来说,多多少少,应该都有些避讳吧,毕先前狄仁杰说,窦师纶知道窦尚烈的事儿,大夫在窦家的时候也嘱咐过,窦尚烈的饮食,一定要注意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点就是,当时窦尚烈的仆从到鼎福楼要打包饭菜的时候,是没有马肉这道菜的。”小厮说道:“是那伙计给加上去的,但是当时窦尚烈的仆从打包饭菜,也没有具体指明要什么,就说要鼎福楼做上一席好菜,要打包送到玄武湖的画舫,到了那里,自然有人接应,这事儿小的为了印证,问了鼎福楼里的厨子和传菜的伙计,事后也叮嘱他们要保密。”

    “那鼎福楼的那个伙计,最近这两天可有什么动静?”玄世璟问道。

    “窦尚烈死后的第五天,伙计带着祭祀的东西,去了城郊,给他妹妹上坟去了。”小厮说道。

    玄世璟点了点头,这点儿动作算不得异常了,但是这伙计的嫌疑,却也是越来越大,知道马肉对黄疸病人致死,窦尚烈有黄疸,还在他的菜肴之中加上这么一道菜,玄世璟心里断定,这伙计与窦尚烈的死,是脱不开关系的。

    “把这件事儿去大理寺通知狄仁杰,让狄仁杰拿人审问,结果出来之后,也不要着急通知窦家。”玄世璟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小厮应声而去。

    玄世璟坐在书案上,叹息一声,看来,还得往长安跑一趟啊。

    案子可以结了,这是好事,但是让玄世璟心凉的是,窦尚烈糟践了那伙计的妹妹,那伙计却是申诉无门,若是长安城的衙门,或者是大理寺的人,给人家一个结果,那伙计也就不会如此作为了吧?

    说到底,伙计用这等手段杀人,也是被逼无奈,要用自己的双手,为自己的妹妹讨一个公道。

    这件事儿谁的错?都有错,但是怎么看都是长安城的官府还有大理寺的官员过错要更多一些!

    玄世璟也是个热血汉子,若是他处在那个小厮的位子,他也会像那个小厮那般做!为自己的家人讨一个公道。

    并非是无视王法,只是有的时候,王法不能给他们一个公道,那些按照王法办事的官员,不能给他一个公道,那这个公道,就只能他自己来讨要。

    他错了吗?对,他错了,从王法上来说,他错了,可是这确是人之常情,只要人有点儿血性,大多都会这么做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玄世璟心情复杂。

    若是这件事情不是自己插手,没有自己的插手,是换了别的官员,会如何处置,会想到要去找长安城府衙或者是大理寺的麻烦吗?

    只是这么一瞬间,玄世璟突然对大唐的吏治,失望透顶。

    但也不过是仅仅这么一瞬间而已,不说大唐,就是前隋,就是大宋,大明,大清又能好到哪儿去呢?

    强汉盛唐,脊梁骨大明,矮子里面拔高个儿,至于明末的事儿,不多说,脊梁骨这三个字儿永远不与东林党沾边儿,东林党还不如皇帝身边儿的太监。

    玄世璟靠在椅子的靠背上,闭目沉思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外头的天色已经黑了下来,书房外玄家的护卫见书房里头还没有动静,连灯都没掌,不禁有些纳闷儿,自家公爷什么时候耽误过回家的时辰来着?

    有些担心,护卫便轻轻的敲了敲房门。

    结果里面还是没有动静,敲门的声音不禁大了起来,声音大到将玄世璟从思绪之中拉扯出来。

    天已经黑了啊。

    玄世璟回过神来,已经是饥肠辘辘。

    起身,理了理袍子,来到书房门口,打开大门。

    外头的护卫见到玄世璟,也是暗戳戳的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公爷,您可算是出来了,这天色也不早了”

    “准备马车,咱们回家吧。”玄世璟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护卫应声道。

    回家好啊,家是温暖的港湾

    回到家里,老夫人王氏已经用过晚饭了,王氏的年纪放在这会儿,也不小了,生活也是规律的很,每天早睡早起,这样身子骨儿才硬朗,家里就俩媳妇儿等着自己吃饭,至于孩子,早早的吃完饭,就歇息下了。

    玄世璟回来的,可不算早。

    在前厅吃饭的时候,玄世璟将案子的事情,说给了两位夫人听。

    秦冰月没有什么大的反应,倒是晋阳,一对柳眉,眼见着都要竖起来了。

    生气了吗?

    能不生气吗?长安城,天子脚下!官府竟然敢这么明目张胆,吃人饭不干人事儿。

    “啪!”晋阳将筷子往桌子上一按,浑身散发出来的气势,把坐在身边儿的玄世璟都吓了一挑。

    皇家出来的人,都不是省油的灯,尤其是自家这个媳妇儿,人家不省油,大多灯芯儿费油,自家这个媳妇儿,不说别的25个t是有的。

    “竟然如此猖獗,若是不好好整顿整顿,这吏治岂不是要烂了?吏治烂了,大唐岂不是就要烂了?”晋阳怒道,随后看向了自家夫君:“夫君,这件事情,还是要交给大理寺那边去处理吗?”

    晋阳担心,一旦交给了大理寺,到最后又是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,这人命关天的事儿,能是小事儿吗?

    看看大唐一年处死的人有多少?每一个死囚,自家父皇都是小心翼翼的审核数遍,才交给刑部去处置,但是现在呢?这条人命,要算在谁的头上?

    加上窦尚烈这个罪魁祸首,三条人命,一条是那伙计的妹妹的,一条是窦尚烈的,还有,案子要结案,那伙计断然是活不成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