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千六百一十一章 竹屋-神级修炼系统在线无弹窗阅读-第四色播播米奇手777-大色阁综合影院网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两千六百一十一章 竹屋
    不过朱红木棺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,只见棺盖缓缓闭合,一切的诡异气息,瞬间消失,就好像从未降临一般。

    这棺盖,隔绝了一切!

    但是,木棺之上裂缝却并未消失,可见这一战对于朱红木棺来说,也并非看上去那样轻松。

    它必然也受到了巨大的损伤!

    但即便如此,它依旧是可怕的,没有人敢再度出手。

    而在施耐德等人震惊的目光之中,地上的冥币开始缓缓汇聚,化作一个个纸人,有的敲锣,有的执帆,有的挥洒冥纸,有的抬起朱红木棺。

    那支游荡在宇宙中的送葬队伍再度出现,它们徐徐腾空,飞入宇宙之中。

    不知道它们这一次的目的地是哪里,还是说,依旧在游荡。

    而这个过程中,众人都只是目送其离开。

    连天地至尊的一道力量都无法阻挡它,那么他们出手,不过是自寻死路罢了。

    送葬队伍,就这样堂而皇之的离开了,留下的,是一片寂静,地方虽大,但却是针落可闻。

    谁也不会在这时候开口,若是触怒了这些大人物,只怕下一刻就是灭顶之灾!

    “林逍,这件事不会就这样完了,你们光明界群,必须要为此付出代价!”施耐德寒声道。

    他也不管林逍准备说什么,直接拂袖离去,应该是赶回黑暗天界去了。

    而剩下的希森等人,此刻脸色依旧是苍白的,不过他们可不敢就这样离开,起码,要全力调查这口棺的来历,才能给议会一个交代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,神玖的死,必然引发一场惊涛骇然,光明界群,也将因此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至于是什么,现在谁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昆仑首徒脸色难看无比,他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,但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,那么做什么都是无法弥补的。

    好在,此前他帮助黑暗天界争取利益,圆桌议会答应给他的报酬,他已经拿到了。

    那么现在就只剩下最后一步而已。

    “沈羞花,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”,昆仑首徒呢喃道,身形一闪,已经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群芳馆,开始变得安静。

    大部分的人都开始逃命,生怕这里会在黑暗眷属的盛怒之下成为废墟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似乎是多虑了,这一次黑暗眷属并未表现出太大的愤怒,起码没有通过杀戮和毁灭来宣泄。

    但这其实并不是一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因为这说明黑暗眷属想要的报复,远远超过这种表面上的泄愤!

    昆仑山。

    神山顶峰。

    在这里,原本只有一座茅屋。

    茅屋很简单,就是普通的木头搭建,用普通的茅草盖住屋顶,而且做工不宁不怎么样,就算是田里耕作的老农,只怕都看不上。

    而这样普通的一座茅屋,却是昆仑一直以来的居所。

    他就在这里,看尽天地沉浮千万年。

    不过现如今,此地已经易主,夜殇成为了这里新的主人。

    夜殇不是昆仑,他并不喜欢昆仑这间茅屋,但他倒也没有将之推翻,而是在边上自己造了一间房子。

    这是一间竹屋,比那茅屋精致许多。

    当然,相比于道界随处可见的高楼广厦,这竹屋的确也算不得什么,与茅屋相比的话,多少有五十步笑百步的意思。

    但,这就是一前一后两大天地至尊的住所。

    谁也不可能也不敢小瞧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一侧的人,实在是奇怪,怎么都喜欢住在这种寒碜的地方?”

    竹屋中,此刻有两个人,他们在竹屋最大的窗边相对而落,正在喝茶。

    而开口之人,一身玄色的衣服,看上去十分的简单,但事实上,却是极致的奢华、考究,所用材料,尽数都是极端难寻的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这些材料事实上仅仅只是极端难寻而已,并没有丝毫特殊的力量可言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件衣服很贵,非常贵,难以想象的贵,甚至足以比肩诸天禁器,但它只是一件衣服,除此之外,毫无卵用。

    可以说是极致的华而不实。

    然而似乎只有这样的服饰,才能够配得上这个人。

    “渊明阁下,您来这里不会只是为了关心我的生活条件吧?”夜殇淡淡一笑,重新给渊明倒上一杯茶。

    此人,正是渊明黑河!

    黑河执剑者的当家,亘古时代留存至今的天地至尊!

    与之相比,夜殇虽然也是天地至尊,但辈分却是小了太多,在他面前,夜殇也不敢放肆。

    当然,同为天地至尊,夜殇也不至于拘谨。

    “难得出来走动,来看看昆仑阁下昔日的住处,算是缅怀吧”,渊明呵呵一笑。

    对于昆仑,黑暗天界之人十分痛恨,但也十分的尊重。

    夜殇只是讪笑一声,也不在意,只是道:“昆仑一生,其实并非无法再进,只不过他放弃了,的确让人惋惜。”

    “若昆仑不死,你也成不了这天地至尊,这一声惋惜,可是发自真心?”渊明有些好笑的道。

    夜殇却是笑了笑,道:“阁下不也觉得惋惜吗,你与他乃是敌人,尚且如此,何况是我?”

    闻言,渊明倒是深有同感的点点头,随即道:“的确是这样,然而与我神圣深渊作对之人,注定难有好下场,他的结局,早已注定!”

    夜殇沉默不语,只是喝茶。

    “你这茶,很烂”,渊明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在黑暗天界,别说名门了,就是随便一个族群,拿出来的茶都要比这好上千倍。

    这根本就是茶渣而已,苦涩无味,亦无回甘,实在是难喝。

    夜殇却是面露笑意,道:“这可是昆仑留下的茶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渊明有些意外,不过听得此言,却是珍而重之的又喝了一口,果然还是难喝,但不知为何,渊明却是继续喝了下去,再无不喜。

    “好了,阁下还是说明来意吧”,夜殇放下茶具。

    渊明闻言,眸光微微一闪,便笑道:“此次合作你的好处已经显而易见,那么我的呢?”

    渊明不说则已,一说,就是直入主题。

    夜殇看了一眼屋外,淡淡道:“对方的实力还要超乎预料,此次虽然有所损伤,但还不够,我依旧拿不下。”闻言,渊明眼睛微微眯起,眼底有怒意闪动,不过并未发作,而是淡漠道:“神之主宰者已死,朱红木棺已伤,我已经按照约定做完了所有事,你现在反悔,是觉得我动不

    了你?”渊明这话,威胁意味已经非常明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