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96章 一触即发-重生之老公在线无弹窗阅读-第四色播播米奇手777-大色阁综合影院网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096章 一触即发
  “……哦。”又迟疑了片刻后,刘印蓉最终拿过了那张银行卡。倒不是因为厉天行的话,而是她突然想到,既然她跟厉天行相处的时光已经少之又少,那她何不赶紧抓住,珍惜这仅剩的每一分,每一秒。

  *

  半个月在弹指一瞬间过去。

  这天晚上七点来钟,一向空旷的上海大酒店露天停车场,此刻停满了各色各样的豪车,俨然一场豪华的国际车展。按这阵势,酒店里一定是在举行着一场盛大的活动。

  酒店顶楼的大厅被装饰一新,暖澄澄的灯光照向每个角落,流光溢彩,星光璀璨。虽然只是厉氏家族的聚会,但厉洪基那四个弟弟和一个妹妹,他们的后代加起来也有不少人。

  厉天行还当真把上海上层社会的各位精英名流,能请来的都请过来了;再加上那一票虎视眈眈的记者,整个大厅里真可谓是热闹非凡。

  男人们大多穿着黑色西服,女人们则穿着各色各样的晚礼服。有高贵的,冷艳的,可爱的,俏皮的……让人眼花缭乱,应接不暇。

  而他们当中最显眼的,就是穿着一身纯白色西服,内搭湖蓝色缎面衬衫,以黑领带作为装饰,整个人看起来神清气爽,俊朗不凡的厉天行。

  不仅因为,他是这次聚会的东道主;更是因为,他在几个月内就能从区区一个天行医疗的总裁,摇身一变成了国仁医院的院长,国仁医疗的董事长,完全取代了厉擎苍的位置,正是春风得意;怎么能不让人惊讶,诧异,羡慕嫉妒恨呢?

  男人们虎视眈眈地盯着他,女人们却都紧盯着站在他旁边的女人。

  一个看起来三十五六岁,保养得宜,却仍然掩饰不住岁月痕迹的女人。

  女人个子不高,只到厉天行的肩膀;她身着一袭纯白的旗袍式礼服,在色调上跟厉天行达成统一,也让她女伴的身份不言而喻。礼服上半身呈现出改良式旗袍的式样,两片立领显得很有气质,很简单的短袖,上半身紧紧包裹,勾勒出她曼妙的身体曲线;下半身裙摆却很大,像花朵般绽放开来,一直拖到地上,很有气势。

  这件旗袍式礼服是缎面的,上面遍布着白色刺绣。那刺绣极其精美,一看就是纯手工缝制,既体现出了精致大气的中国风,又显得价值不菲。

  只不过,在场很多女人都有些惊讶——按照惯例,像厉天行这样一朝得势,成为天之骄子的男人,势必会带一位年轻貌美的女人来参加这种聚会,才能在所有人面前显现出自己的面子;更何况他还是单身,根本无所顾忌;可为什么他会带这么一位年长色衰的女人来呢?

  难道说,现在他身边根本没有女人,就只能饥不择食,带这种老女人来了?这么想着,瞬间就让在场很多年轻貌美的单身女人兴奋不已——如果能借着这次机会,搭上他这么个天之骄子,那可就赚大了!

  片刻后,女人们就像走马灯似的,一个个走到厉天行身边,向他敬酒;男人们当中也有想要抓住机会求合作的,就也都过来了。因为都是名流,有些还合作过,厉天行也不好意思拒绝,便一一热情回应。

  到最后,厉家那五位老人便都过来了,把他给团团围住,争先恐后地对他敬酒,赔礼道歉,说尽好话。

  不过他的心思却全然不在他们身上。他时不时地看向入口处,等得已经有些不耐烦了——厉擎苍不是答应他会来的吗?为什么还没来?他不会是认怂不敢来了吧!

  转眼间,聚会已经开始了大半个小时。就在厉天行以为,厉擎苍不会来了时,那欧式双开大门却突然被两边侍者拉开,大步走进来的,正是厉擎苍。

  与厉天行的色调完全相反,此刻厉擎苍身着一套纯黑色三件式哑光西服,内搭酒红色衬衫,黑色领带,整个人给人一种低调沉稳,高深莫测的感觉。

  随着他一出现,顿时让整个现场一片哗然。

  国仁医院和国仁医疗易主的事情,前段时间在媒体上传得沸沸扬扬;在场谁不知道,是因为厉擎苍的母亲,当年是被人强奸后生下的他,他非但不是厉家血脉,还是父不详;而厉天行就变成了唯一的厉家血脉,才能从他手中夺得厉家的产业。

  那既然厉擎苍不是厉家血脉,怎么会来参加厉家的聚会?

  是谁邀请他的?厉天行吗?

  如今厉天行处处跟他作对,不仅把国仁医院给弄得乌烟瘴气,还把陆氏医疗给逼得破产,断绝了他所有后路;即使厉天行真的邀请了他来,那他就不能有骨气一点,不要来吗?



  难道厉擎苍以前的清高倨傲都是假的,实际上他就是一个攀炎附势的小人吗?

  名流们自然疑惑不解,一个个都把目光锁定在了厉擎苍身上。

  至于旁边那些记者们,他们巴不得这聚会遇到变故好抓新闻呢,现在就都按捺不住自己,一个个扛着相机拿着话筒就跑上去采访厉擎苍——

  “厉院长……不,厉擎苍先生。众所周知您已经不是厉家血脉,为何还会出现在厉家的聚会上?是有人邀请您的,还是您不请自来的?”

  “请问您的母亲当年到底是被人侵犯,还是心甘情愿?如果真是被人侵犯,又怎么会心大到留下罪犯的孩子?请问您知道您的父亲是谁了吗?”

  “最近,厉总对国仁医院进行了一系列改革;作为前任院长,请问您对这些改革有什么看法?”

  ……

  一个个尖锐的问题层出不穷,简直就是在对厉擎苍进行疲劳轰炸;但厉擎苍薄唇始终抿成一条线,一言不发,只用挑衅的眼神远远地看向厉天行,仿佛在说——我已经按照约定来了;我倒要看看,你还能怎么给我难堪。

  厉天行也正看着他。他唇角微勾,露出万般嘲讽的笑容,下一秒便迈动大长腿,一步步朝厉擎苍走了过去。脚底生风,显得气场十足。